【党员故事】道一声“谢谢”不容易(何莉)

作者:何莉    浏览次数:219     【关闭

  一、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这一年,在初一年级,身为语文教师的我同时具有两个身份:初一4班的学生家长和初一8班的班主任。强烈的对比和反差就从这两个身份中产生了。
  为了方便与家长的联系,学校为每个班级建立了用于工作的“钉钉”群(一个类似微信的交流平台)。班主任们会在本班级的“钉钉”群里发布一些温馨提示、作业情况、学业成绩等通知,家长有任何的问题、建议和意见也会在班级群里交流,班主任们都会一一解答。除此之外,班主任们还会经常在班级群里发布孩子们参加各项活动的照片,比如运动会、参观科技馆、参观博物馆、参加拓展实践活动等。
  既然具有双重身份,我也就顺理成章地进入到了同年级的两个班级群。由此我也看到了两个班级在点滴事情上的巨大差异。

  初一4班是年级的实验班,每当班主任在班级群里发布活动照片或任何通知,都会收到家长们热情的回应:一个微笑的表情、一枝花、各种暖心图片或是“收到,谢谢”“老师辛苦了”之类的话语。
  初一8班是年级的普通班。作为8班的班主任,我也和4班的班主任一样,除了发布一些必要的通知外,还时不时发布孩子们校内外各种活动的照片,以便家长们能看到自己孩子成长的难忘瞬间。时间一长,我就慢慢看出了差别:无论我在群里发什么,无论它是工作中必须要发的通知,还是工作中并不必须要发的活动照片,家长们的回应都是相当冷淡。绝大多数家长看完后基本都不回应,或者仅仅只是简单地回复“收到”,只有屈指可数的两三个家长会在“收到”后面添加一个词“谢谢”。
  这种现象持续了好几个月。我如鲠在喉,却又不敢轻易地一吐为快。
  是啊!我只是一个普通教师,我有什么资格因为少一枝花或一句“谢谢”而去批评教育家长呢?家长和孩子会不会认为我小题大做呢?何况,少一句“谢谢”反映的是他们的素质,我如果去索要那句“谢谢”岂不是又拉低了我的素质?

  到底有没有必要对家长进行教育?又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进行教育?我开始了深思。

  二、契机来临

  教育的契机源于那次天安门看升旗的活动。为了赶上天安门看升旗,这群12岁左右的孩子需要在凌晨2点左右到校,然后集体乘车前往天安门。到达那里后,还有近一个半小时的等待时间,其中大部分的等待时间都在室外。
  由于这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活动,作为这帮小屁孩的班主任,我自然是各种的担心。于是提前在班级群里进行了各种提示,包括再三提醒凌晨到校时间、着装要求、允许携带至天安门的物品、返校时间等,尤其强调了夜间气温极低,大家一定要多穿衣服保暖。基本上是我能想到的种种可能情况,都全方位地进行了提醒。
  可是,面对我的一腔热情与赤忱,家长们的表现一如既往:绝大多数人看完后默默离开,只字未留;少数人留下了冰冷的两个字“收到”;仅有两名家长在“收到”之后多写了一句“谢谢”!
  这一次,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的确,我没有资格去教育家长,可是,班里那些12岁的孩子们终归有一天会为人父为人母,他们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长大,根本不能指望家长对其进行基本社交礼仪的教育了,如果我继续任其发展、继续冷眼旁观,而不去进行教育,他们长大后也会这样去对待孩子的老师,从而被人认为缺乏教养。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失职呢?既然不能指望家长去教孩子,那么就让我来给孩子们补上这一课吧!

  三、不一样的写作课

  与以往绝大多数时候的纯粹讲故事说道理不同,我把这次的教育设计成了一次语文的写作课。最近几年的语文考试多了一种题型:微写作。它往往设定一定的情形,让学生们写一些比较实用的文体,比如介绍博物馆、给刊物写序言等等。于是,我把这次的教育活动融入了语文的微写作。
  首先,我用实物投影向孩子们展示了4班的家长群。由于此前从未有人给他们展示过别班同学的家长群,孩子们对我的举动异常兴奋。一边看着老师在群里发的各种信息,一边兴高采烈地聊着家长们回复的各种语言和表情。待他们聊得、高兴得差不多了,我适时地把家长群切换到了8班。随着我的展示,很快就有孩子发现了其中的不同,并且一针见血地指出:“咱们班回复的家长怎么那么少啊?”“家长们怎么都只写一个‘收到’啊?‘谢谢’都不会说一声吗?”
  进而,我再提示孩子们关注一下我发通知时使用的词语。“哦,开头一定都是‘各位家长好!’”,“结尾都写着‘感谢您的配合!’”,“老师的用词都很有礼貌!”
  真是润物无声啊!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不发表评论,只是给孩子们展示各种现象。孩子们马上就看出了差别,体会到了深意。
  我趁热打铁,“看到这个现象后,如果让你对自己的父母说几句话,你打算说点什么呢?”一篇200字左右的小作文题顺理成章地出炉了!
  孩子们很快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思。也许是这个情境太真实了,也许是家长群的现象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也许这种生动形象的教育方式是他们喜闻乐见的,又也许有机会指出家长的不足是他们一直的心愿……总之,这个年级最差班的孩子们表现出了比以往任何一次作文课都更高的热情,开始了写作。

  从展示现象到写作完成,我始终没在班级群提及过此事。但我确信,这一节语文写作课一定在孩子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并毫无例外地回家后主动给他们的父母讲述了这件事。因为,从此以后,我们8班的班级群也一改往日的冷淡与不礼貌,开始充满笑脸、鲜花和“谢谢”了!

  四、没意思和有意思

  有人问我,那满屏复制粘贴出来的虚假的笑脸、鲜花和“谢谢”有意思吗?我说:“没意思,也有意思!”。
  “没意思”是因为我知道那些都是复制粘贴出来的,是经过教育之后获得的,是“虚假繁荣”,不是真情实意;“有意思”是因为,即便它是“虚假繁荣”,家长们至少知道了与老师交往时,基本的尊重和礼仪还是必不可少的;而更为重要的是,当孩子们回家后纷纷主动劝说家长时,他们明白了:自己长大成人后,与人交往时的礼仪是个人素质一个多么重要的体现啊!

  附:部分课堂微写作
  (严旻轩)
  四班的家长发来了鲜花与感谢语,
  八班的家长看到了却纷纷默默离去。
  也许正是那不同的话语,
  带给了我们与四班的差距。
  如果瀑布的水逆流而去,①
  老师通知家长明天升旗,
  你们能否发句感谢之语?

  注:此句表达的意思是假如时光倒流。源于老师课堂所讲的2014香港中文大学微情书大赛一等奖作品——《你还在我身旁》。